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uedbet体育开户 >
冤吗?打147的梁文博总被骂,吸毒酗酒的奥沙利

时间:2017-10-22 02:22 来源: 作者: the weeknd 点击:

T+-

网易体育10月21日报道:

梁文博是个快球手。

在以往的采访中他曾经不止一次提过自己“喜欢潇洒一点,节奏快一点,输就是输、赢就是赢。”,最讨厌那些“拖拖拉拉、磨磨蹭蹭”的对手。所以当这个急性子的小梁在10月18日英国公开赛第二轮第六局尾声时为了击打一个粉球换了三个姿势,磨了两次球杆头的时候,你就知道这个球在他心里的分量了。

这是他暌违十年再次击出单杆147的绝佳良机,更不用说还有4万英镑奖金的诱惑。

随着那个位置不佳的粉球稳稳落袋,梁文博激动地连喊两声“Come on!”,成功清台之后他忍不住又追加了一声。

“喊的是开炮吧?”“开炮开炮!”“听成了李云龙的‘开炮’,我说怎么串音了呢”赛后有网友们拿梁文博别扭的英文发音开起了玩笑。

还有的人不屑地评论着:“绅士运动,带吼,呵呵!”

梁文博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梁文博小动作引争议不是第一回

这一幕让人忍不住回想起半年前中国锦标赛上的那个粉球,当时他的对手是丁俊晖,虽然即使一杆清台也只能收获143分,拿不到单杆147的荣誉和奖金,但是在打到130分的时候功亏一篑依然是个不小的打击,以至于梁文博对着反弹而出的粉球趴在球台上“石化”了一阵之后又当场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那场比赛梁文博输了,赛后他在场上夸张的动作,特别是最后那个耳光自然成了各方嘲讽的对象。“自扇耳光疯疯癫癫。”、“输球又丢人。”

最糟糕的是2016年,苏格兰公开赛后,梁文博被群起攻之。

梁文博自扇耳光

罗伯特首先发难:“我,觉得梁文博昨晚有些坐立不安,我要笑死了,当你的对手还在台上时,你就应该坐在椅子上。(@国际台联主席杰森·弗格森)该解决一下。”

乔·佩里接着评论:“我个人认为这一点应该被写进书面规则!当你的对手还在球台时,你就应该坐在椅子上!除非双方正在轮流进行轻碰目标球的安全球防守。有些球员就算坐在椅子上,也应该被禁止使用巧粉和毛巾。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奥利佛·莱恩斯跟上说:“这种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最后一局,当于德陆正在准备击球时,他甚至直接走向球桌,查看主球的位置。”

……

球迷不满,同行嘲讽。成名十年,梁文博始终甩不掉贴在身上的负面标签。“打球似打架”、“输也咆哮赢也咆哮”、“面目狰狞表情夸张”、“英文稀烂素质低”,一项项“罪名”罗列出来,甚至有人说他配不上这项绅士运动,大有要“梁文博滚出斯诺克圈”的架势。

梁文博打出好球动作浮夸。

台球是绅士运动?在中国从不是高岭之花。

诚然,斯诺克在国际上一向被看做是绅士运动,但在中国起步较晚,80年代初,台球运动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进入中国,并且迅速从广东沿海向内地扩张,看似遍地开花却始终难登大雅之堂。夜市街边,一张破球台上面吊起一盏60瓦的白炽灯,几个衣衫不整甚至打着赤膊的青年叼着廉价的烟卷、拎着啤酒瓶,一边高声笑骂一边挥舞球杆——这样的街头景象就是大多数中国的70、80后们对台球这项运动最初的印象。时至今日,即使已经拥有丁俊晖、梁文博这样的世界名将,台球厅在我国依然一般只能作为娱乐场所而非体育场馆申报登记。

究其原因其实也很简单——中国人太忙了。这并非玩笑,英式台球之所以被称为“绅士运动”,主要是因为它在职业运动属性之外,更是上流社会的绅士们在俱乐部里社交、消遣的重要方式。而在80年代的中国,改革开放方兴未艾,这里没有需要休闲的贵族,所有“正经人”都忙着重考大学、忙着工作、忙着改善自己的生活。

在那个年代得以发展的运动背后都有国家的推动和扶持,台球这种非奥项目显然并不在列。而且台球入门容易,还可以轻易加入赌博属性,最终成为社会闲散人员甚至流氓、赌徒热衷的娱乐活动也就顺理成章了。这些人在球台边围成一圈,赢了咆哮,输了叫骂,打出一个好球一蹦三尺高——像极了梁文博在场上的做派。

梁文博的父亲谈起当初带儿子离开家乡远赴广州的时候曾经说过他删除了所有亲友的联系方式,完全是孤注一掷——因为在那个年代看来,放弃学业,让孩子像小混混一样整天打台球,甚至把打球作为将来的职业完全是异想天开。

“这些年太难了,终于熬出头了。”为了培养儿子梁文博,父亲梁义卖掉了东北老家的房子,安排儿子辍学到广东练球;在广东的时候为了省钱,他们一家三口曾经挤在一张床上。梁义甚至想过,如果梁文博不成功他就领着孩子回老家的乡下种地。

中国斯诺克的两位领军人物,丁俊晖和梁文博,这两个同样出生在1987年的小伙子有着惊人相似的台球生涯——父母抛家舍业义无反顾地送孩子到广东训练,然后再到英国——整个过程就像一场豪赌,赢了荣华富贵,输了就一无所有。

但不同于内敛腼腆的丁俊晖,出身东北的梁文博几乎是直接把中国街头台球的做派带到了斯诺克赛场上。他坐不住,喜欢站在台边“围观”对手的策略;他静不下来,除了咆哮还经常嘟嘟囔囔——也许很多人看不顺眼,但是这些行为其实都并未违反斯诺克比赛的规则,只是打破了一些英式台球的“约定俗成”。既然斯诺克运动已经不再是英联邦国家自己的游戏,为什么还在苛求来自不同社会背景的选手统统拥有所谓的“绅士风度”?

容得下奥沙利文 为什么容不下梁文博

更何况谈起“离经叛道”,梁文博的那点小脾气小动作比起几位英国本土球员其实是小巫见大巫。他会在场上做做鬼脸、来回走动,这并不像烂酒鬼怀特那样有辱斯文;或许他喜欢用呐喊为自己打气,那也不像爆出赌球丑闻的希金斯那样腐蚀着斯诺克运动本身;他会在微博上炮轰裁判和国际台联,但是从来没有像他的偶像兼好友,“火箭”奥沙利文那样口无遮拦。

奥沙利文是当代斯诺克运动绝对的传奇,手中的纪录和他背负的骂名成正比。年轻时他吸毒酗酒纵情狂欢,“喝完15品脱健力士黑啤、抽了大麻依然打得很‘伟大’”、“承认他在职业生涯中服用药物并且靠‘透支运气’通过药检”、“常常‘一根接一根’抽着大麻烟,直到太阳升起”——这就是被斯诺克界视为拯救之星、13次打出单杆147满分,四度英锦赛冠军、5届世锦赛头衔拥有者的常规生活。世界斯诺克协会主席巴里-赫恩曾经忍不住敦促奥沙利文尽快成熟起来,不要在采访中再玩各种搞怪,因为赫恩觉得火箭的行为已经让所有人都感到难堪——奥沙利文的回应?他特意挑了世锦赛发布会的场合让赫恩滚蛋: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斯诺克世界容得下“英国东北人”奥沙利文,却容不下“中国东北人”梁文博?

“我不需要再证明任何事给任何人看,我已经有了五个世锦赛冠军,七个大师赛冠军和五个英锦赛冠军,三大赛冠军总数我只比亨得利少一个。再多一个世锦赛冠军也不会有多大不同。”

所以成绩其实是唯一的答案,职业体育终究是靠成绩来说话的。当你屡屡轰出单杆147的满分,同时精彩逆转取胜的时候,那些小动作、那些狰狞的表情、那些过于外露的情绪都变得可以被宽容。最好的例子是中国女子网球的领军人物李娜,当她饱受伤病困扰,挣扎在百名开外的时候,所有人都批评她脾气火爆;等她手捧大满贯奖杯,登上世界第二之后,人们便开始对她的“真性情”津津乐道。

经过近20年的摸爬滚打,相信已经是两个孩子爸爸的梁文博对职业体育的残酷现实早已有了清新的认识,“斯诺克这项运动还是需要安静,不要有外界的影响,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就必然要牺牲一些东西。”今年香港大师赛期间,梁文博接受采访笑着总结,“先做好你自己的本职工作吧。”

也许在打出令人心服口服的成绩之前他出挑的性格还会一直面临苛责。但是至少国内的观众应该多给他一些空间,毕竟对台球运动来说,在中国这块先天不足的贫瘠土壤上孕育的这朵出离经叛道的“奇葩”,已经这项略显拘谨的“绅士运动”添上了不一样的色彩。而媒体和球迷是否偶尔也该反思自己——我们对梁文博,以及对斯诺克运动本身,是不是偏见太深?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作者:拾玖责任编辑:刘洁_NS6529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